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风骚的新婚妻、小怡 [1/7]

风骚的新婚妻、小怡 [1/7]

小怡是我现在的妻子,我比她大十多岁,小怡今年二十六岁了,我们还没有孩
子。

  我们很恩爱,平时我们常常一起做家务,一起逛街散步打球,晚上经常陪她去
KTV唱歌、去跳舞,很多时候是她和别人跳,我坐在场边看。

  小怡身材苗条长得还算漂亮性感,164cm的身高,48kg,有一对长睫
毛的迷人的大眼睛和高额头,留着披肩发,性感、大方、风韵风骚迷人,尤其是舞
跳的比较好,引来男士争邀跳舞。

  有一次,场舞中间黑灯时,那个经常请她跳的舞伴一边和她耳语一边紧紧地搂
着她,那是夏季,怡只穿着低胸短袖衫松紧腰的短裙,酥胸上露出半个性感丰满的
诱人乳房,外泄的春光诱惑男人心中的非分之想,舞伴托她腰的右手趁机从怡的裙
子边伸到她内裤里摸。

  因为,是经常一块跳舞的舞伴,怡平时对他很有好感,怡只晃着身子挣扎了两
下,舞伴个子高很壮,双手紧紧地搂抱着怡的屁股,两人的下腹部紧贴在一块,怡
受到刺激浑身发软又不好叫出声,便任凭他摆布。

  当然,那时舞厅里什么也看不见,其中细节是事后怡向我坦白的。

  当时怡被摸的很刺激,尖挺的乳房在他胸前磨擦产生麻酥酥的无法形容的快感
,阴道里有了反应,分泌渐渐增多,润湿了内裤。

  怡穿的是迷你小内裤,那家伙手指碰到了淫液,就往里伸手,将手指头插入怡
的小屄里,怡身子一颤,受到强烈的刺激,那家伙是老手,知道怡已动情了,就不
客气的用手指在怡阴道出入,还不时用他已经硬了的鸡巴顶怡的下面,随着缓慢的
舞曲。

  他搂着怡慢慢地几乎在原地晃动,腾出另一只手从前面拉下怡的裙带趁机把坚
硬的鸡巴从裤口伸出插入怡的阴道,怡虽然很冲动,但也没想到他会真的敢插进来
,浑身一抖,一股电流般的快感从穴里涌向头部及全身,也不禁双手紧紧抱住舞伴
,不顾是在舞场,只想满足难抑制的情欲冲动,充满淫水的阴道紧夹着的阴茎,任
凭他随着舞曲的节奏一下一下地抽插着,直到乐曲要停,灯快亮了才拔出来。

  当时,我上一曲和别人跳完,就坐在厅边,看到这时候他们回到场边,怡带着
绯红脸色回到我面前,一起跳黑曲,会发生什么还用猜吗?

  散场后回到家里,那天怡特别兴奋,洗浴后躺在床上,她主动亲吻我用手抚摸
我生殖器,趴在我肚子上用嘴吻我的龟头用舌头轻轻地舔。

  很快,我的鸡巴就挺立起来,我用手轻揉她的乳房和阴唇,她下面已经流出不
少爱液,她忍不住了,叫着。

  「老公我要你,快插进来。」

  我劈开她双腿,跪在她腿间,用硬梆梆的鸡巴,插进她的阴道里,忽快忽慢,
有节奏地肏着她,她今天格外风骚,双手抓住我,喊。

  「老公~啊~快~~快肏啊,快呀~~啊我好舒服啊~~哎呀,我快了~要来
了~」

  我加快抽插频率,怡向上挺了挺腰,我感到她阴道里一紧一紧的收缩,两只手
紧紧的抓住我的双臂,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我『啪~啪~』猛烈撞击怡的阴部,龟头一阵酥麻向她子宫口射出一股股浓精

  完事后我躺下搂着问她。

  「今天快感咋来的这么快,是不是特别爽啊!」

  她掐我一下,说:「你知道还问。」

  我说:「跳舞时,你们干什么了。」

  怡说:「没干什么呀!」

  我说:「你以为我没看见看不出来吗?」

  她说:「说了你不许生气。」

  我说:「不生气,生气我刚才会这么卖力为你服务吗?」

  她就向我讲了晚上在舞厅的经曆。

  我听了感到非常刺激。

  鸡巴又不知不觉的变硬了,认识我之前,怡和好几个男人有过肉体关系,对今
天发生这样的事是我早有预感或者说有点期待。

  我也愿意怡淫蕩放纵一点,毕竟,青春易逝红颜易老,趁年青应该尽情享乐。

  以后,再去跳舞,我鼓动她和别人多跳黑曲,她有时也被色狼挑逗玩弄,回来
,边做爱向我讲述,性生活比以前更有激情,怡更感激我,依恋我,尤其是那上床
之后淫蕩风骚的模样我们的性生活发生一生中的飞转折点是前两年,但现在想起来
还仿佛曆曆在目,还是那么的刺激。

  由于怡长得性感连人、性格外向、人缘很好,她周围接触的男士中有好几个男
的喜欢她,但我没有太在意。

  然而,虽然我们性生活很和谐,但多么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平时在性爱
方面做久了,感到缺少激情浪漫,为了刺激日见平淡的性生活,我有意和怡经常一
块在网上看一些3P的文章和图片,我看到妻子让别的男人肏的文章和多P淫图感
觉最刺激,脑子里想象把老婆暴露给其它男人,或者让她和其它男人亲热,想象看
怡被别的大鸡巴肏的情景,比自己肏老婆更觉得兴奋刺激我的性欲。

  我经常想象着老婆是怎么被别的男压在身下肏的情形,想象怡赤身裸体地被人
压在身下,小穴里被硬硬的鸡巴抽插,被另一个男人狂肏的情景,每次一想到这些
,内心里生出一种莫名而又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刺激,阴茎不禁就会挺硬起来。
  所以很想真的尝试一下。

  我试探问小怡说:「想不想那样试试。」

  她不好意思地说:「你变态吧,你真的想叫别人搞我,愿意别人在你面前肏我
吗?」

  我说:「你反正也让好几个大鸡巴肏过,与其你偷偷摸摸和别人干,还不如这
样试试,我想看看你被别人肏时是啥样,~一定很过隐,~我也想让你舒服快乐,
只要你愿意就没问题,我愿意。」

  特别是在我们做爱中在怡兴奋癫狂时,我故意提起对她有意的男人的名字,说
让XX的大鸡巴来肏你,刺激的她都极其兴奋,并不反感,我知道,怡的内心也潜
伏着让别人搞的欲望。

  那以后我留意创造条件,终于开始了我和怡难忘的一段性生活,是一次请朋友
志周来家吃饭引发的。

  有一天晚上,我与怡做爱后搂她在怀里,问她现在有没有感觉好的男人?

  怡回答我说:「老公,说真的我那个一个特别要好的舞伴喜欢我,每次都要请
我跳舞,散场送我,我对他也不反感,其实他人还长得比较帅的,其实你知道,就
是那天插过我的那个。」

  怡见我没吱声,便说:「你生气了?」

  我说:「没有。」

  怡沉默了一会对我说:「我给你说一件事,你不许生气啊!」

  我说:「嗯,你说吧!」

  怡说:「其实那次后在跳舞时经常的让他摸过我的乳房和下面,反正,那天他
都插过我……还有就是前几天他和我散场出来请我吃夜宵后,让我和他开房,我不
想和他去那做,就打的回来了。」

  我听了不信她没去,有点失望。

  其实,我到有点希望她是去了,并给我讲述被干的过程。

  我平时就喜欢听她讲,她以前被别的男人干的经过。

  晚上,做爱时,我提起了以前曾和朋友风流的性经曆,怡听后明显受到刺激,
在床上更风骚淫浪冲动,我就趁机诱惑说:「这两天找人来肏你一次吧!」

  她说:「行,我听你的。」

  说这番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俩男人大鸡巴一起肏怡的情景,兴奋得声音
有些颤抖。

  之后,我趁机提几个人问她选谁,她说:「如果没有麻烦的话找熟人放得开会
更刺激的,比如志周。」

  志周比怡大5岁,前段时间刚和老婆离了婚。

  (这是我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经常来我家,怡对他印象不错,当然他对怡的
印象也很好,经常在我面前夸讚怡。)

  其实,我早就看出来,志周早就对怡有非分之想,平时谈话做事常常殷勤地迎
合讨好怡,怡也对志周很有好感,觉得志周有男子汉风度,志周每次来我家或其它
在一起的机会怡对志周话语亲切。

  其实志周也和其他女人有风流来往,只是碍于我们之间关系,才没有进一步勾
引怡上床。

  怡对志周暗存的爱意也日渐情浓,也是我平时对怡有意鼓励,怂恿,引诱促使
怡更动芳心。

  很早,有一次我和志周一起去洗浴中心,无意中看到志周的阴茎和我的鸡巴长
短差不多,但比我的粗多了,长超过16厘米,直径超过5厘米,油亮的大龟头,
粗粗的阴茎象根大黑茄子,不禁浮想着要是这根大鸡巴插到怡屄里,怡会怎样很享
受。

  那次,在和怡做爱时就试探她,问她喜欢长鸡巴还是粗鸡巴,她正被我干得兴
奋,她在我身下急喘着回答。

  「刚开始~肏的时候,喜欢插浅点~鸡巴粗点好,越涨越舒服,肏到快高潮时
~还是~插的越深越好,龟头顶到子宫口,快感来得快特别舒服。」

  因为,在我干过的女人中,怡的的阴道生得比较浅,在我肏她阴茎顶到阴道底
子宫的时候,我的鸡巴来回搅动可以在她小腹的肚皮上看到鼓起的小包,隔着肉皮
可以摸到我的龟头。

  所以,她更喜欢相对粗一点的鸡巴肏。

  在肏得怡淫浪高涨,快感即将来临处于痴迷的时候,我对她说:「我洗澡时看
见志周的鸡巴比我粗,龟头特大,哪天让他来肏肏你的小屄,你一定特好受。」

  「你别瞎说。」

  「真的,想不想让志周的大鸡巴肏你呀?」

  「想~想啊~」

  「好,明天晚上我找他来肏你。」

  怡红着脸眼神淫蕩地看着我说:「真的,你说话算数吗~,让他快来吧,现在
就想让他来肏我。」

  我知道此时怡说的是心中所想,也正和我意,就试探说:「你真的想让他干你
?」

  她说:「还不都是你勾引的。」

  老婆真是天生淫蕩,此时,怡已被我挑的春情大发,大腿内侧一片沼泽……

  我知道怡那是她情欲高涨了,真要趁热打铁让怡享受别的男人。

  那天,我和怡几乎一夜没有睡,肏得她一波波快感高潮之后,我鸡巴仍插在她
屄里,边慢慢抽动着边谈如何让别人肏她。

  怡做爱最喜欢鸡巴顶住子宫口跳动喷射热精的刺激,而且此刻她往往会突然达
到高潮,怡说:「我可不喜欢别人带套肏我,那样感觉不刺激,我们还没有孩子,
也不想吃避孕药影响身体会不孕的,如果真的让志周肏我,如果怀了孕怎么办,去
堕胎吗……?」

  我说:「哪能那么巧啊,再说我们俩肏你,不定是谁的,万一有了,那就当上
帝送给我们的礼物吧!」

  怡声音甜甜的娇声说:「真的?老公,你真舍得让人家和你一起肏我,如果我
有了,我不管是你们俩谁的,我也不做掉,我是第一胎,要生下来,如果生下来发
现不是你的会同意吗?」

  我当时虽也有犹豫但更觉得这样也异常刺激,就想赌一下,凭命由天吧,妈的
,志周这小子豔福不浅,此刻,他做梦也想不到有人计划送老婆尽情让他肏,就同
意说:「行,我答应,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豁出去,看我们两谁的鸡巴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