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淫人妻者、人亦淫你妻 [3/3]

淫人妻者、人亦淫你妻 [3/3]


七、爱之巢惹的业障

  两人性器密合着,嘴巴也未放开,我享受着她那阴穴的吮动,晓瑜问道:「刚
刚玩的怎么样?我这么久未洩了,这回洩的真舒服!」

  我说:「反正今天不会回去了,我们好好玩个痛快,这回我要了我一个心愿,
就是和你彻底作爱。」

  「哗!终于讲出真心话了,来呀,有本事就让我痛痛快快渲洩一下吧!」她说
完把紧夹我的双腿张开,我双掌压在两粒酥胸肉团上,迎合她的肉体,开始缓缓加
速抽插;肉穴如三明治紧夹热狗,两物密合的搓动,每一插都恰好顶住子宫口。

  呼吸已开始急促的晓瑜说:「大…哥…如…如…果.要射…射…时,射…射…
到里头…吧,我…我…已…避…避孕…唉…唉…快.快洩……洩……了。」

  只觉得晓瑜的穴穴快速的收缩、蠕动、猛吞吮着我的整支阴茎,她忽然屁股一
抬紧密合住我,一阵阵的抖动,有液体强烈从体内溢出,万千只蚂蚁从子宫口冲挤
出来,龟头的麻痒从臀部往背后脊椎爬上,精门一鬆,精液再也难压抑、一洩而出
,狠狠冲洩五、六次,晓瑜只有翻白眼急喘,两人先后差一、两秒都达到高潮。

  吻着她的嘴唇、吮玩着她那雪白、弹性十足的粉嫩酥胸,两人无语紧抱,享受
着这段激情余温,性器就如此紧贴不分,她仍微微蠕动吮着我的阴茎。

  半个多钟头后,她起身说:「我要好好看看你那够战力的宝贝!」

  把我拉侧卧,开始玩套着我微硬的阳物。

  她说:「这就是黄色小说说的『鸡巴』吗?」

  这句话出自她口,听起来有些怪!我掀开她的大腿,看到那仍湿淋淋的阴户,
红嫩嫩的穴口还微张,穴后丰满的臀肉、弹性俱足,整个下体煞是好看、诱人,我
感觉下体又硬了。

  不顾那美穴如何湿漉,我亲过去唅着阴蒂,舌尖挤入阴道口,把自己射的精液
吮回口中,其中渗她的爱液,心里则五味杂陈,约两年前她是朋友的老婆,而今却
是我在享受,口中的吮吻绝对是真实的,两手扭捏着有弹性、嫩滑、白东东的臀部
嫩肉。

  如此吮弄了十几分钟,晓瑜屁股朝我的嘴硬顶,上下滑动激烈,我感觉有液体
涌出,『唉…唷…唉…唉…又洩了!』我忙爬起身对準穴口再把阴茎插入。

  太湿了,一插整支阳物就到了子宫口,抽插一阵子,她要我抽出阳物,拿了把
卫生纸擦拭下体淫液;尔后,扶着我的龟头往穴口放,她说:「来呀!让我再洩一
次。」

  我无语,只有努力奋战,把所有作爱功夫用尽,两人洩完高潮后,拥吻、爱抚
温存许久后,才到浴室洗澡作清洁工作。洗毕,她要我先睡,她要联络个电话。

------------------------------------
八、误收业果

  喝酒、连两次作爱奋战,迷迷糊糊我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半睡半迷湖间,感觉有人在吸吮我的下体,如同作春梦般,
我不以为意的享受着,认为是晓瑜在发情又想搞了,一回儿,觉得自己的阳物正缓
缓套入阴户里,大约套了十几下,整支进入温暖的阴户内,并开始有续的套动着,
屁股肉偶而还和我的下体处有轻微碰撞「叭!」的一声。

  但在感觉上,这个穴好像有点儿陌生,呼吸声不太像晓瑜,娇嗲味不同,勉强
睁眼一看,完全是陌生女郎!笑容可掬、两眼亮丽、媚态十足,臀部还在我身上上
、下套动的晃着,一惊我问:「妳…妳…是谁?」

  一旁出现晓瑜低头往着我说:「她就是我的合伙人宋湘萍!」

  她说:「我们两人合租这间房子,昨晚我们作爱她看见了,恫吓我如果不和她
分享,要和我拆伙,大哥,你就行行好救救我吧!」

  我心里骂道:鬼话连篇!但己干了半天,正爽时节,只好把她翻到下面,好好
看看故事相关的另一位未谋面的女主角,晓瑜则坐一旁看我们演春宫。

  趁还未插入,我说:「要看看她那让陈医师着迷的美穴有多美?」

  湘萍大方张开双腿玩笑道:「绝对比晓瑜的美!」

  低头一看,馒头般的阴阜如小山丘,粉嫩雪白的穴缝,搭上稀疏不多的黑绒毛
,阴茎刚拔出仍微张的穴口,相当乾净的阴户,忍不住低头吻了一下说:「不敢说
谁的美,各有特色都很诱惑人。」

  把阳物插回穴里,边抽送边问:「当时怎么会去作阴道收缩手术呢?」

  她说:「她是先天性阴道鬆弛症候,必须从阴道里切除一道肉再缝合,藉以把
阴道变小。」

  我似懂非懂,反正现在正常才重要,看看她的胸部,虽然不算大,但仍一手难
握,乳头红嫩嫩的,乳晕不大,摸起来感觉很好。

  晓瑜一脚放床上、一腿摆床下坐在我眼前,美穴、臀肉、美腿、露出肉球的酥
胸,让我边干着湘萍、边欣赏她的美妙肉体,或许她理解我心意,还把腿张更开些
。虽然玩的很舒爽,但心中总有一疑团?这两位美妙女郎干嘛对我那么大方?

  和我正肉体接触、弄得正爽的湘萍,偏头向晓瑜说:「阿瑜啊…妳…妳把两…
两腿跪在我…头边…,把…把…穴…口对…对準大哥…的嘴…让他…吻;我…我…
没…避孕,待回…儿,就…就用…妳的…穴…让大…哥…洩…洩…出…!」

  晓瑜听罢,背对我跪下,跷着屁股趴下,湿淋淋的红嫩穴口对着我,不二话把
嘴迎上舌尖挤入吮着。

  湘萍看着我吮穴,开始抬高臀部晃动顶挺,速度愈来愈快一阵子后,屁股硬顶
一阵晃,我知道她已高潮,也磨动屁股迎顶她,她「唉…」一声,仅余急促呼吸道
:「呼…洩…洩的…真多…水呀!」只感觉她穴里频频直溢着淫液。

  几分钟后,湘萍大方说:「晓瑜,我们换位子,妳让大哥好好洩精啰。」

  她缓推开我坐起来;我扶晓瑜躺下,吻着她、摸抚她那酥胸,用脚分开她双腿
,她扶我的阴茎对好穴口,本已湿润的穴,轻而易举就挺入,她「哦!」一声,又
接受我再一次的征战,这回晓瑜表情相当媚,微张樱桃小嘴半闭眼,两人有默契的
只想让肉体亲密接触与磨擦着,一声:「大哥,我…要…洩…唉…唷…啊…!」

  我也头皮一阵发麻,脊背一阵酸痒、龟头一涨,挡不住的精液怒喷而出!湘萍
瞪大眼欣赏着这幕难能可贵的激情渲洩情景,手也放入下体搓揉着。

------------------------------------
九、尾声……

  经休息三人清理后,坐往客厅泡茶喝闲聊。晓瑜先开口:「大哥,我只感念你
在事件发生后,帮我盖了件衣服,从头到尾你那不满的神情,我都看在眼里!至于
我老公,最该为我拼命的,却毫无意见、或有任何情绪反应?」

  她叹口气接道:「和湘萍谈过后,两人成为好友,两人都被同样的男人玩辱过
,也算是另一种缘份。」

  湘萍接着说:「离婚后,我们除开这家KTV外,连陪酒事我们都不干;性慾
问题,我们两人自己相互用情趣用品DIY;你昨晚出现,晓瑜说『有男人可用了
!』我还骂她想男人想疯了!」说着两人相互戏谑的打闹着;我则摇头。

  心想:两位女人的老公所造恶果,为何却是我在享受美好结果?晓瑜、湘萍两
人,论气质、身材、姿色,都是上上精品;我说:「请问,日后我多久来和你们作
一次爱?」

  两人不约而谋同时把茶水往我身上泼。

  近午,晓瑜裸着身体去做菜,我和湘萍两人在沙发上又调起情来,这回,她表
示要把我吸出来;我则要她高潮就好,待回让我有精力射到晓瑜那儿,同意后,到
吃完午餐酒饭后,两女各作一次,虽还有兴緻,但我实已太累。

  交换完联络电话,午后三时许,终于暂时结束这次最意外的性爱缘份。

------------------------------------
十、结语…

  三人行有相当一段时间,但我从未因此而持续贪婪其中色慾,更帮她们打点不
少店内事情,亦曾苦劝两人考虑重拾和老公修好,但两人坚持不想;我亦有些贪图
两人美色,平均一星期见一次面,直到湘萍找到一位好郎君,才只剩我和晓瑜持续
这种很另类的洩慾行为;惟心底只好对陈医师抱着无限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