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淫人妻者、人亦淫你妻 [1/3]

淫人妻者、人亦淫你妻 [1/3]


作者:叶开

          ~淫人妻者、人亦淫你妻~

一、事件背景(特别抱歉,为保护当事人前提,人、地等务必须易名保密)

  ★本文标题,已诠释整系事件一切,医师籍工作淫人妻,对方的报复採取淫回
来手段;幸好大家都算理性。然这种发生在朋友身上的事,我只能在媒体上闭嘴。

  中南部某城县一家由陈姓医师开设的妇产科,除妇产主科的本业无庸说,在女
人私处整形方面,含阴道缩小、处女膜修补、阴唇整形等务,则是其相当另类的专
长。

  会认识、和陈医师深交,也是为了跑医药新闻、以及两人都爱喝酒使然!但却
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下列其妻遭人淫姦故事!我反而成了事件的见証,甚至
还和陈医师的老婆发生一段肉慾的另类缘份结果。

------------------------------------
二、医疗报复

  某日两人夜里近十一时许,在陈医师诊所二楼居住处喝酒,两人东扯西拉的打
着哈拉,没想到却发生了件最另类的情色纠纷、报复事件。

  隐隐中,我们先从电视监视萤幕看到,有两名男子和护士短暂询问后即失去蹤
影,一回儿有人敲门,陈医师开门向来客询问找谁?

  其中一人问:「你是陈医师?」

  陈答:「就是我!」

  对方:「那好,进去坐再说!」

  对方跟到桌前,突然拿出黑星手枪往桌上一砸!

  陈医师和我都吓一跳,亦意识到应是椿闯屋欲抢劫问题!

  来者之一问道:「廿天前你曾为一名叫作宋湘萍的女子作过阴道缩小手术还记
得吗?」

  陈医师脸色微变点着头……。

  来者再问:「姦淫她也是必要过程吗?」陈医师无言……。

  此时,陈医师的老婆晓瑜走出房门问:「什么事这么吵,孩子还在作功课哩?
」但也即时盯到桌上有枪!吓的脸色发白。

  其中一名来者向她表示:「妳先把孩子带到楼上房间睡觉,而后妳下来,我们
要和妳老公谈判一件性侵害问题,我们不想让孩子们也成为受害人!妳明白我的意
思吗?」

  晓瑜赶忙进书房,把两名小孩带上楼。

  陈医师乘老婆上楼,忙跟两名来者问,请问:「你们是宋小姐的什么人?」

  其中一位体格较健壮者说:「我是湘萍的老公,够资格来讨公道吗?」

  又转向看看我,问陈医师:「他是谁?」

  陈医师答:「是我的记者朋友。」

  「好,记者吗?那你留在这儿作见証!」。

  其实我也担心陈医师的安危,更想看看有无机会帮陈医师。

  陈医师好言跟两位来人表示,会发生姦淫纯属意外,绝非蓄意要如此。

  自称老公者则反讥:「那意思是我老婆诱惑你啰!」

  两人争执中,晓瑜从楼上下来,坐我身旁看着争吵的两造,脸色铁青。

  陈医师在理亏的情形下,转为询问对方要怎么解决?他问:「你们今天来的意
思,是否要来谈赔偿?如是,就开个价吧,或要我怎么做才满意?」

  自称老公者说:「我姓蔡,钱,我多的很,今天来只是想要讨个公道,」

  他扬一扬手中的枪,把弹夹退下让我们看看子弹后又装上、拉机上堂,并说:
「玩枪我们很熟,我们不想製造刑事案件,但也不是怕事的人。」说完还瞄了瞄陈
医师。

  晓瑜相当冷静的轻问:「那你们要我们怎么做?你才认为满意?」

  那小蔡接口:「简单,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老婆没生过小孩,妳已生两
个小孩,我们吃点亏将就点好了。」

  晓瑜一听脸色更青,怒目瞪着陈医师;基于朋友立场,我不能如此见死不救,
然才刚开口:「这位朋友…」

  话还未说完、那位小蔡转枪口对準我轻吼:「住嘴!你不準表示意见,否则,
……」他拿枪向我比了比。

------------------------------------
三、意外的失身

  谈了一阵子后,晓瑜不理陈医师问小蔡:「是否你上过我后,从此绝对不再找
我们麻烦?」

  小蔡说:「妳这位记者朋友可以作証!」

  说着、说着他扬扬枪说:「走吧,到楼下的手术房比较隐密,事情欲早结束大
家都好。」

  虽然千百个不愿意,但基于手枪顶着我们,只好五人一行移往楼下的手术房,
陈医师也没辙了,失神的跟着。

  进入手术房关好门后,小蔡向陈医师说:「你怎么对待我老婆?我就怎么做,
顶多我们会要些利息!完事后我们就走人。」

  小蔡逼陈医师坐到手术室办公桌后,转回头命令晓瑜把衣服脱光!

  虽然女人的身子人人爱看,但在这种情况下,凭心而论一点情趣也没有;但是
,晓瑜那生过两个孩子的身材没想到这么棒!36寸的酥胸,乳头虽有点大,但还
是暗红色的,24寸的细腰,未有半丝妊娠纹,雪白的肤质,配上性感的肚脐眼,
有37寸左右的臀部,如葫芦般的身材站在那微颤慄着,毕竟她第一次在陌生人面
前裸露。

  她虽背对着我,然在她弯身脱内裤时,我瞄到夹在大腿顶缝间的美穴,大小阴
唇搭配的十分适中,没有黑螺肉的美穴缝,真不比美少女差!在小蔡把她拉推往妇
产科专用椅时,才看到前腹下的倒三角黑绒毛浓密密布着相当迷人。

  心里不免暗骂陈医师,如此美妙的可人身材,竟因自己一步错而让人蹧踏;只
见小蔡把晓瑜扶往妇产科用椅,两腿张开分挂左右椅把上放脚处;那混蛋的小蔡这
时竟然叫我过去,要我把晓瑜的身体看一遍,我拒绝,他枪一指怒道:「我是要你
作証,她身上没有半点伤痕,等一下完事后,也是要你看我们有无乱伤她,你以为
我们变态要你分享这肉体啊!」他另一友人拿了把手术刀顶我背后要我过去。

  押过去时,晓瑜紧闭眼睛,我看了看颤动的酥胸如两丸水球晃着,下体已微开
略见到阴道穴口内红嫩穴肉,饱涨的阴阜,看得我直吞口水,大腿内侧雪白均匀相
当有弹性;看完退开回椅子后头,陈医师在办公桌旁低头猛抽菸!小蔡退下裤子,
不算小的阳物已硬挺发亮,戴上保险套、他低头看了看晓瑜的美穴说:「妈的,比
我老婆的穴还美妙!」,说完后低头嘴巴含上美穴开始吮吻。

  晓瑜没想到他来这招,倒吸一口气后想晃开那张嘴,但没成功,小蔡“啧…啧
”的吸的很过瘾,只见晓瑜两手紧握左右椅把,青筋爆出,呼吸愈来愈急促,此时
,另一位朋友也过去,开始玩弄那对迷人的美胸,偶而还用舌尖轻舔、细吮;晓瑜
屁股也有点微晃了起来;小蔡喃喃自语道:「嘿…有淫…淫液…洩出…出来了…好
滑…啊…。」

  晓瑜坚持咬牙只出呼吸声,但她银牙都快咬崩,磨牙声『吱吱…喳喳』的响,
听得令人打冷颤,就在她正把屁股微抬时,小蔡突然站起来把阳物插入晓瑜穴里。

  已近难忍的晓瑜张嘴轻唉一声,小蔡开始缓缓抽插着:「天…哪!没有作过…
过…阴道…收缩手…术的阴…道,竟…然…比…比我…老婆…还…紧凑,还…还…
收缩…吮…动,爽…爽…死我…我了!」边说动作也加快。

  突然,晓瑜抬高屁股一顶不动,小蔡放缓抽插动作一抽一送,时而还顶着不动
,不久,晓瑜缓缓放下臀部,急促喘嘘嘘的张开嘴呼吸;小蔡看了看她,继续他的
抽插,在十余分钟后,突然加快抽插速度,在他全力顶入穴里颤动时,晓瑜又再度
抬高肥美的臀部,小蔡:「啊…呀…爽…死了!」屁股抖了几抖,应是洩出了精液。

  他拔出装满精液戴保险套的阳物,小心脱下保险套细看骂道:「妈的,跟我老
婆干都没洩那么多!」

  转头看看他朋友说:「大头仔,换你帮我收利息啦!」

  还在喘气的晓瑜叹了口气静躺着,陈医师则还是低头继续猛抽着香菸。

  大头仔兴奋的把裤子褪下,当我看到他的阳物时为之一惊!他头不大又怎么会
叫「大头仔」的?原来那支阳物相当巨大,单单那个龟头就如鸡蛋般,涨得发紫、
发亮,和洋人阳具有些不相上下的尺寸,不免要替晓瑜担心了起来。

  连保险套在戴的时候,都快要崩裂的情形,令人不免捏一把冷汗,「大头仔」
把阳物朝晓瑜的穴口顶着时,晓瑜眼睛一睁,似乎也感到这次来的是巨物!幸好「
大头仔」没帮晓瑜作清理工作,任淫液布满阴穴,就靠这些量数不少、又湿滑的淫
液,才勉强把大龟头缓缓挤入穴里,晓瑜已额头冒汗,『鸣…鸣…滋…滋』的忍着
巨物的侵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