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程姐给我的屁眼初体验

程姐给我的屁眼初体验


三年前,我22岁,大学毕业,分到一家国企。单位有一个女同事姓程,三十七、八岁,长的挺精神,算是漂亮一族的,看起来很顺眼那种,身高有一米六三,三围34.26.35。我实习时跟她,所以我叫她程姐,时间一长,彼此也就熟了,偶尔她还和我开开玩笑。那个班女的多男的少,有两三个男的年龄都偏大,就我年龄最小。

程姐就象对弟弟似的关爱我,有什么好吃的也不忘带给我一点。慢慢地我知道她丈夫在运输公司开车,经常跑长途,一个月在家呆不到七、八天。她有个女儿叫琴,读高二。因为她女儿学习成绩一般,程姐就想让我给她女儿辅导辅导。反正,下班后我也没啥事,就答应辅导她女儿。程姐的女儿长的像她,小骨头架,也很漂亮,尤其是两眼水汪汪的,跟会说话似的。

  经过几次辅导,琴的成绩确实一般,主要是对所学内容理解不深,运用所学知识解题技巧不够。我就根据书本一点一点给她讲,引导她注意知识点,并结合一些题目进行讲解,逐渐提高琴的解题技巧。辅导两个月,琴的成绩有所提高,有一次班级考试,她的成绩上升到第九名,几乎每门课都比过去提高一二十分。琴高兴,程姐更高兴。

  程姐对我越来越好,显得更亲切了,在上班时只要有其他人在,她不对我做什么,如果没人在,她就会给我整整领子、拍拍身上的灰,说一些体贴关心的话,我能感到她对我的体贴里多了一份女性的温柔,我俩有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

  有一天晚上,琴要去上晚自习,留两道题让我看看,下次给她讲讲。琴走后,我仔细琢磨那两道题,做好后就思考如何给她讲解,不知什么时候程姐已站在我身旁,端来一杯水,在把杯子放桌上时,另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有意无意抚摸了一下,让我歇歇。我回头看她,不知她什么时候洗了澡,头髮湿碌碌的,穿一件只能在家里才能穿的睡裙,手里拿一条毛巾正在擦披肩的头髮,身上散发着香水味。

  说实话我当时就感到有股冲动,随口说一句:「程姐!你好漂亮。」程姐腼腆一笑,用手在我大腿上打一下,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站起来说:「我帮你擦。」说完就从她手里拿过毛巾帮她擦头髮,程姐也没拒绝,她离我很近,擦抹时能够看到宽鬆领口下很多部位,我也不知怎么突然紧紧抱住她,凉凉的头髮紧贴着我的脸旁,她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想把我推开,我紧紧抱住她不鬆手,见推不开程姐也就不再推了。

  我去亲程姐的嘴,她迟疑一下便任由我亲,我边亲边用手揉摸程姐的身体,她喘着急促的呼吸,无力的向后退着,我拥着程姐倒在琴的床上,她的睡裙很宽鬆,没费什么劲就脱掉了,我将程姐上身托起一点,解开她的乳罩,两只乳房呈现在我面前,乳房并没有下垂,很圆很肉实,乳头不很大,象小拇指头粗细,浅褐色。

  我急色地张口含住一个乳头吮吸,用手摸揉另一个乳房和乳头,然后再含吮另一个乳头,手不停抚摸程姐的大腿,然后才伸进内裤里摸她的阴部,程姐眼闭着,头略微向后仰着,我又将她的内裤脱掉,她的阴毛不算太多,阴毛上部有三四指宽,紧贴着皮肤,显得很整齐。由于是第一次,心里有些紧张,胆子也不是很大,没有怎么摸弄她,就脱掉衣服,和她做起爱来……干了二十多分钟我就忍不住了,在一阵快速抽插后,就射出精液。

  说实在话,第一次并没有好好玩玩,两人都没有尽兴,我甚至连程姐下面是什么样都没有看清楚,程姐也只是任由我抽插,话也没说几句。男女间有了那种事,就象上瘾似的,更何况程姐她老公常出车,经常不在家,琴一上课,家里就没有其他人了,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做爱,做几次后,双方也都能放开了。

  又有一天晚上,琴上晚自习刚走,我和程姐就拥抱在一起,相拥着倒在床上,两人飞快脱光衣服。我摸揉着程姐的乳房,来回交换亲吮乳头,两手不停抚摸她的身体,程姐温情地看着我,伸手握住我的鸡巴,上下套弄着。我挺着坚硬的鸡巴在她面前,任凭她摸弄,程姐咬着下嘴唇,眼睛盯着圆突突的龟头,我将鸡巴顶到她嘴边,程姐会意地张开口含住龟头吮吸,然后向鸡巴根部含吞,接着就来回吞吐吮吸,不时伸出舌头舔弄龟头。

  我将程姐拥倒,和她亲吻,吮吸她的舌尖,手不停揉搓她的双乳,低头含住乳头,用唇和舌裹弄舔吸。我慢慢向下亲着,一直亲到阴部,我伏在她的两条大腿间,手抚弄她的阴毛,用舌头撩开两片小阴唇,用唇含住吮吸,舌头上下来回舔蕩,再用舌头挑弄阴蒂,含住裹吸。程姐大阴唇上几乎没有长毛,颜色也不黑,显得光亮乾净。

  程姐按住我的头,揉摸我的头髮。我的鸡巴早已发硬高高地厥挺着,程姐又爱抚一会儿我的鸡巴,我已经按耐不住,伏在她的身上,将鸡巴对準她的阴道口,深深的插进去,她的阴道里很温暖很湿润,我并没有立即抽插,而是抵紧慢慢用鸡巴根部研磨她的阴部,品尝阴道内收缩的滋味,不一会儿,程姐的水越来越多,两腿也渐渐张开,我的鸡巴就插在她阴户里,一进一出。摩擦着她的阴唇,我的手又轻轻夹她的乳头。

  渐渐程姐的情欲越来越高涨,下身不由自主的向我挺送,我的龟头已经陷入她的阴唇里,紧接着我腰部一用力,整个的推进到里边,然后紧紧的拥着她,下边也是顶的一动不动。程姐的喘息更重,大口大口的热气喷在我的耳边,阴道紧紧的夹着我,热热的水流到我的阴囊上。我再次低头吸住她的乳房,把她的乳头在嘴里轻咬,她的身体开始不安的扭动。

  我问程姐:「要不要动动?」她紧闭眼睛,点点头。于是我动作缓慢的将她放平,我就趴在她的身上,下身紧紧连在一起。接着,我开始缓慢的抽动了,程姐这时睁开了眼,头上的头髮一乱了,被细密汗水贴在额头,两片红唇微张,口里呼出热气,我就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两手轻轻撑着身体,我怕压的她太厉害。下边的抽动也逐渐加快,程姐的水流的更多,我已听到轻轻的「嗤嗤」声,做爱时特有的声音……水声。

  我的龟头开始感到被有规律的吮吸,程姐的阴道开始收缩,她的阴道不是很紧,正好可以让我抽动,深度也是刚好被我顶到顶端,我每顶到顶端时,程姐的眉头就回很好看的皱起,同时嘴里也深深的呼气。我渐渐加快抽送,她的双手抓在我的肩头,嘴巴紧咬,发出「嗯……嗯嗯……」压抑的呻吟。

  程姐阴道的收缩也加快了,我的龟头也开始跳动,不断摩擦她的内部嫩肉,两手自然用力抓她的双乳,大力的揉搓着,她的眼睛忽然向上一番,闭上了。同时下体紧紧夹着我,程姐两手死死的抓着我使我不能动。一股热流涌了出来,烫在我的龟头,她的高潮来了。我就顺势趴着,享受她的胸头肉的柔软,同时嘴巴吸住她的舌头,让龟头顶在最深处,让她好好感受一下高潮吧!

  激战后,我的鸡巴还是硬硬的插在程姐的下边,她已高潮了,而我还没有,于是我又蠢蠢欲动了,我从背后抱着程姐,下边鸡巴顶进了她的淫穴,程姐也把双腿弯曲,好让我容易进去,就这样我们形成了后背势,我吻着程姐的耳穗,闻着她的发香,下体轻轻抽动,程姐刚刚高潮,腿间潮湿一片,我的鸡巴就在这片潮湿里进出。

  我乘机抚摸她的肌肤,后背,屁股。这样插了一会儿,程姐又发出淫声了,我也开始觉得快感了,我把手指插进她嘴里,让她含着,程姐也乖巧的吮吸起来,上面还有她的骚水,我吻着她的脸,她的头髮,下边的鸡巴加快抽插,每一下都顶到底。程姐也把屁股向后顶,配合我的抽送,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慢慢摸到了她的屁股沟,摸到了她的屁眼,那里也是湿湿的,那是她流的水。

  我用力抽插着,程姐的阴道又开始收缩了,我的手指却悄悄的伸到她的屁眼,把中指一点点的插进去,开始她没发觉,因为我的抽插让她陷入阵阵的快感之中,神经麻痹了,等到她觉得痛时,我已插入半截中指了。程姐回转头,眉头紧皱,嘴里含糊不清「嗯……痛……痛啊……!」。我不作声,加紧了下边的抽插,抽了二十几下后,中指又进去了一点,程姐这时不说痛了,「嗯嗯啊啊」的呻吟着。

  我在程姐的耳边轻轻说:「还痛吗?舒不舒服?」我更加深入了,中指也开始在她的屁眼抽送起来,程姐前后都被我充塞着,汗水粘湿了额头,下边也是淫水长流。抽插了一会后,我把龟头抽出她的阴道,顶在她的屁眼上,一点点挤进她的肛门里,说句老实话,我从没玩过了屁股。这次我要借此良机好好玩玩。程姐的眉头皱成一团,看来她是很痛的,我柔声说:「忍一忍,很快就好。」

  程姐用手推我,屁股扭来扭曲,想不让我进去,我死死顶住,把整个龟头都顶了进去,我又:「还有一点点,别动。」这次,程姐不动了,乖乖的被我顶进去了,我的鸡巴在她的肛门里轻轻抖动,我一边抚摸她的乳房,一边吻她的耳朵,「你看,没事了,我要动了。」程姐「嗯……」了一声。我就开始悄悄抽动了,她的肛门紧紧的,虽然有点干,但是我很激动,毕竟使我第一次进入女人的屁眼,而这种紧紧的包围感觉也是前所未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