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天性淫蕩的护士人妻怡静 [2/2]


这时﹐小成把妻子按在床上﹐双手撑开修长匀称的双腿成『M字型』﹐伸头用鼻子奋力的嗅着那隔着丝袜及内裤里的私处﹐阵阵地散发淫靡的气味﹐怡静双眉不断挑动﹐深吸一口气大声地『啊啊~~喔~』娇艳的呻吟﹐那硕大的巨乳随着她的呼吸一上一下﹐双手软弱无力瘫软不再反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等着任人摆布糟蹋。

「老大﹐她阴脣溼到连内裤都渍溼出来了﹐呵~呵~连隔着丝袜都能闻到淫水味呀﹗」
「老大﹗老大﹗好熟悉的味道﹐原来护士也跟妓女一样的气味哇﹗」
「是呀﹗」

「小成先不要玩她﹐嘿嘿嘿…等她求我们干她。」
小成似乎理解龙哥的好建议而放手离开怡静﹐站在龙哥身边等着我妻子欲罢不能的乞怜两人姦淫。这种欲擒故纵的作法﹐有时我也会用在和老婆爱抚时﹐亲爱的老婆爱抚至隐忍不住想插入那一刻﹐这种乞求?渴望?怜悯甚至期盼的景况﹐令人产生满腹的淫慾﹐也听说这种方式会增进性慾﹐但为何…是别人对付我妻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为什么﹖其实我被端庄的妻子变为淫浪的行为﹐我反而比刚刚更加有着酸溜溜地醋意和莫名散发的兴奋﹔我持续地勃起﹗持续地被病房内淫靡的气氛﹐激发出想性爱的冲动。

这时我竟然看见妻子像只淫蕩的母狗﹐趴在床上娇喘地发出阵阵的发情声﹐丝袜和白色丝织内裤早已经被自己褪到脚踝﹐揉搓着阴核使湿漉漉的阴道渗出淫水滋润着阴户﹐另一只手不停来回抚摸坚挺挺乳头﹐玩弄着丰满的双乳自慰着﹐为了想得到更多的快感﹐死命地扭动臀部让搓弄的手得到更多的刺激。妻子用妩媚的眼神勾引着龙哥﹐嘴角发出撒娇的口气轻声嚷嚷着﹕「龙哥…快过来嘛﹗龙哥…」
「叫我做什么呢﹖」有些不理会的态度。

怡静妩媚撒娇的轻声呻吟着说﹕「哎哟﹗龙…哥…快过来嘛﹗你刚才不是…说要…干我吗﹖」
「你不是说不要吗﹖想要的话你就爬过来求我啊﹗」龙哥表情淫威的说。

看着妻子听到龙哥所说的要求后﹐极度需要得到满足的从床舖爬下﹐爬着模样像极发情的母狗而缓缓地爬近龙哥。
双手托起乳房在龙哥大腿上不停地来回磨蹭﹐雪白的俏臀不时地摇晃﹔时而抚弄秀髮挑动妖媚的眼眸﹐时而忍不住的呻吟﹔因脑中极度想要性交﹐嘴脣已经无法闭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地上﹐撒娇媚惑的乞怜说﹕「求求你们快点干我﹐我想……想要被干…用什么都可以…….快点…..我受不了了…快….」

「靠﹐老大她超骚的﹐我快忍不住了﹗看她那付欠人干的样子……光看就快射了。」 小成脱掉衣物剩下一件内裤色慾的说。
「想被操吗﹖」龙哥抚摸着我妻子的头﹐顺势触摸着我妻子的翩翩地秀髮﹐眼睛望着怡静那恳求怜悯的眼神。
「想……」怡静被内心的性慾快逼迫到眼泪汪汪的乞求着。

龙哥指着我﹐淫威的咧嘴笑了笑说﹕「那快去问妳老公呀﹗」
顿时﹐妻子整个幼嫩白皙浮凸有致的身材﹐贴住龙哥的大腿不停地上下磨蹭﹐手指还持续爱抚着自己的奶头?私处﹐另一只手却令我不敢相像的是﹐饥渴的握住龙哥那隔着裤子的阴茎﹐纤细的玉手揉弄已被挑逗胀大的龟头﹐熟练的套弄龙哥的老二﹔这次妩媚媚惑的乞怜眼神转向我﹐撒娇恳求怜悯的口吻对我说﹕「老…公…老…公…我想……想要被…他们干……啊……啊」
我『ㄨ……ㄨ…地』发声﹐我想大声说﹕「不行跟别人﹗快帮我拿掉毛巾﹗塞着毛巾怎么回话呀﹗」
「小美人﹐妳老公没说可以喔﹗」

妻子继续用着妩媚媚惑的乞怜眼神﹐撒娇恳求怜悯的说﹕「求…求你…老公﹗啊……啊…我…可以……被他们…干…吗﹖…啊……啊…老…公…我…忍…不住了…啊……啊…」
「啊……啊…老…公…对…不…起…啊啊…」
「小美人﹐妳老公答应了吗﹖」

妻子妖豔的眼神双眼微张看着龙哥﹐伸手不停地脱去龙哥的衣物﹐喘息中勉强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啊……啊…….快点…他…答应了…啊……啊….快点…干我….」在妻子说话的同时﹐小成正在脱去妻子的护士服﹔幼嫩白皙的女生裸体在三个男人面对一览无遗﹐小腹部平坦紧绷像是少女一般﹔丰满的臀部和深邃的乳沟及令人称羡的双峰﹐还有已被挑起性慾的坚挺乳头﹐不时传出动人的「啊……啊……」叫春声迴荡在淫靡的病房里﹐淫蕩十分撩人的全身不断地抽蓄着肉体。合不拢修长匀称双腿间那粉嫩的阴脣还是湿淋淋的﹐等待阴茎插入鬆弛的张开着。

任由小成对她身上上下其手﹐小成为所欲为的在妻子最宝贵的私处肆意爱抚﹐露出浓密的阴毛覆盖着她娇小的耻丘﹐这时却全都被淫水给沾溼。于是小成伸手往她的纤腰一扶﹐顺着弯曲的身体﹐撑开白净无暇的双腿﹐手指用力在她的阴核搓弄﹐另一只手外翻她的小阴脣窥视及搓揉﹐我瞪大了双眼盯住妻子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丰满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绽放着会抖动的两粒粉红色葡萄。

忽然地小成伸直两指迅速戳进妻子的阴道﹐「啊……喔……」突来的戳击让散逸着秀髮的妻子挺直了腰﹐抽送到一直有『噗吱﹗噗吱﹗』的淫水声传出﹐指缝竟冒出大量的晶莹汁液﹐接着小成狠狠地来回转动手掌﹐淫穴一直在一张一收的淫水直喷﹐小成淫秽的大声说﹕「只有我才能激起妳的性慾呀﹗蕩妇﹐平时看到你的大屁股老子就想干你﹗」淫水如泉涌出﹐像蜂蜜一样从小成手掌滴落到地板。

妻子的双腿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口中无法遏抑地不断发出娇媚的发浪春声﹐妻子淫蕩的呻吟叫着﹕「噢…噢…我要…用力点…啊……啊….继续……好痒…啊……啊…快….帮我止痒…噢…噢…好舒服…」﹐惹得老婆翘起屁股去迎合﹐闭着眼睛享受身体的快感﹐张开着樱脣娇滴滴的喘息呻吟「啊……啊…噢…噢…啊……啊…」﹐嘴角还挂着一抹口水。

两颗白嫩的奶子就倒挂裸露着左右摇摆﹐老婆淫蕩的翘起屁股﹐雪嫩的翘臀骚淫淫的前后扭送着﹐这动作却让老婆亢奋的像母狗般往后顶﹐没想到春药使妻子已经变成这么主动﹐虽然和我做爱时也会激情地主动的投怀送抱﹐但现在乍看来﹐我的妻子早就变成我不认识的陌生蕩妇﹐这种主动的要求与任何人性爱﹐是我交往到结婚后第一次看见﹐我想这个时候任何人姦她?上她?操她?玩弄她都可以﹐妻子是不会反抗任何人的﹐好像是越多人?越多男人?越多阴茎越兴奋﹐现在不管来姦玩她的男人是如何高矮胖瘦帅丑﹐通通不会拒绝﹐甚至于年岁已高的老人也没关係﹐因为妻子现在只想要阴茎﹐只想要更多的阴茎塞满她的淫穴﹐渴求更多的性交为她止住淫穴莫名奇异的搔痒﹐渴望男人?任何男人﹐渴求阴茎?男人阴茎﹐粗瘦长短都没关係﹔只想做爱﹐只想要好好被干﹗阴户干坏了都没关係﹐只要得到一时的满足﹗阴户弄伤?弄坏以后再说。

小成刚开始挑弄一丝不挂的胴体﹐妻子时而低着头娇滴滴的喘息呻吟﹐闭着眼表情欢愉的张着樱脣并没太大反应﹔后来小成两手抱住妻子的臀部﹐舌头舔食着整遍溼润淫水的阴脣﹐吸吮着已经湿漉漉的阴户﹐吸吮着发出阵阵地「咨咨咨…」的声音。小成边吸吮边说﹕「老大﹐他妈的又滑又溼喔﹗鹹鹹的﹐真他妈的爽﹗」

妻子抬起头眉心蹙起﹐随即发出一阵大声地呻吟﹐然后呼吸急促的垂下无力的脸庞﹐手脚都不断颤抖着﹐下体不断的淫蕩摇摆﹐也不断的夹紧她的美臀﹐淫水早已经从大腿顺着涎流﹐诱人的双脣深吸一口气从喉咙发出淫叫声「不要停….ㄚㄚ…好爽…..用力点……小穴好痒….ㄚㄚ…..用力…小穴要……ㄚㄚ….好痒…..ㄚㄚ….继续……好痒…啊……啊…」

龙哥淫笑地抚弄着妻子的柔亮飘逸的长髮﹐顺而抚摸着脸颊至下巴﹔让妻子扬起头看着他说﹕「小淫娃﹐先舔舔我的老二吧﹗等等我们再做哦﹗」
妻子迫不及待脱去龙哥的内裤﹐露出那支青筋暴露?又长又粗的大的阴茎﹐妻子饥渴的握住阴茎﹐先是熟练的套弄了几下﹐然后跪着缓缓张开嘴﹐毫不犹豫的把阴茎含入小口中﹐嘴脣上下摆头?津津有味的吸弄了起来﹐还不时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粉红的嘴脣﹐不但上下圈弄﹐还随着头的左右摇动而转动着﹐口腔中又暖又湿?吸力颇强不说﹐还用小巧的舌尖顶着龟头﹐时而含入两个大睪丸在嘴脣舔弄﹐令龙哥阴茎愈来愈胀大﹐嘴中发出『嗯…嗯…哦…哦…』的喘气声。妻子饥渴淫蕩的看着龙哥﹐吐出嘴中的老二﹐用手揉弄胀红的龟头﹐表情很妩媚眼神妖媚的挑逗着龙哥。

小成看见妻子吸吮阴茎的举动﹐兴沖沖地脱去身上惟一的遮掩的内裤﹐显露早已勃起的阴茎﹐展现在妻子为龙哥口交的面前﹐小成淫威的说﹕「蕩妇﹐快舔我的。」妻子一手握住一根阴茎﹐变成两手互搓揉两支阴茎﹐粉红的嘴脣操弄着两根阴茎﹐不时地左右吸吮着﹐时而套弄一支老二﹐时而吸吮别支阴茎﹔用手揉弄龟头﹐舌头不停舔弄睪丸﹐双手不停搓揉阴茎﹐舌尖摆动舔食住阴茎﹐吸吮整只阴茎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嘴角时时流涎着口水﹐任由口水滴落在地上﹐我不时听到两人发出『嗯…嗯…哦…哦…』的声音﹐小成很享受的说﹕「嗯…哦…技术真他妈的棒﹐老大﹗比妓女…还厉害…嗯…哦…」

「小成﹐嗯…哦…她跟小爱比呢﹖谁强﹖嗯…哦…」
「老大﹐嗯…哦…小爱…这个…妓女…嗯…哦…没怎么…厉害。」
「嗯…哦…受不了﹗这个比较强…嗯…哦…这个…强。」
小成兴奋地对妻子嚷嚷说﹕「蕩妇﹗妳常帮…老公…口交喔﹗」
妻子边吸吮边说﹕「不…常…」
龙哥大声淫秽对小成嘲讽着说﹕「她…天生就淫蕩…」
「哈…哈…」

我从服役完后第一次看到一丝不挂的男人胴体在我面前﹐服役后第一次真实的男人阴茎在我眼前摆蕩﹐而且服役时看到的老二都是软趴趴的﹐此刻却是翘高高的充血高昂着﹐持续勃起着挑逗着我妻子﹐让我极度的难过悲伤不是别人勃起的阴茎﹐而是妻子平常就不太喜欢舔我的阳具﹐嫌老二太髒有点不太卫生﹐现在却欢愉的吸吮别人阴茎﹐我情绪有点坠落至谷底﹗非常不想多看一眼妻子淫乱的举止﹐内心又亢奋地令我目不转睛的瞄着﹐柔亮飘逸的秀髮﹐清丽的脸庞泛出粉红色﹐恳求的眼睛伸起两只手将阴茎放进嘴里吸吮。

本来勃起过的阴茎稍减成比平日胀大一些﹐看见这一幕﹐我又再次勃起翘得比先前更高﹐阴茎充血胀大使我有着性慾﹐心里不止地涌出阵阵的性冲动﹐我扭动着身体想解脱绳索束缚﹐终于内心的恶魔战胜了道德良知﹐『我好想加入他们哦﹗好想跟他们一起玩弄妻子。』﹐击败的良知意识﹐换上撒旦邪念的想法﹐我不停扭动的下体﹐无法和他们参与也莫名激昂起想掏出阴茎手淫的慾望﹐『好想手淫…我快受不了…好想手淫﹗』绳索的绑扎双手﹐束手无策想抚平心中的性慾﹐我只能不停磨蹭地下半身的阴茎﹐一面看着妻子淫蕩表情﹐一面看着妻子被男人姦淫﹐我不断扭转下半身一上一下来回不停地抖动。
龙哥这时扬起怡静的脸庞﹐一付正经的表情说着﹕「小美人﹐回答我问的问题﹔不然我们就不做了﹗」
「啊…啊﹗…好…快点…问…啊﹗」
「妳叫什么名字啊﹗」
「李…怡…静」

「妳总共和几个男人干过﹖」
「啊…啊﹗只有…噢…啊﹗我…老…公…啊…啊…」
「有曾经想和别人做爱过吗﹖」
「啊…啊﹗没有…想…过啊…啊﹗没…有…噢…啊…」
「那现在想不想和我们做爱呢﹖」

「很想…很…想﹐求求你…不要…再问了﹐快点干我﹐我想……想要被干…….快点….受不了了…快….」
「好﹐最后一个问题﹗我们三个男人﹐谁的老二大﹖谁的粗呢﹖」
「啊…啊﹗当然是…龙哥的…大啊…啊﹗龙哥…粗…啊…啊﹗给我…给我…」
小成兴沖沖的大喊﹕「死男人﹗你有没有听到啊﹗」

「你老婆说龙哥的老二粗﹐还比你大嘿﹗你这根〝小懒叫〞没用啦﹗」
龙哥搀扶起我妻子到紊乱不堪的床舖﹐对我奸笑说﹕「你餵不饱你老婆﹐我们帮忙你﹗」
妻子瘫软地侧卧躺在床上「哼……哼……喔喔……哼」闭上双眼轻声发浪着﹐正等着阴茎。
龙哥套弄那根充血过度高昂的阴茎﹐翻正床上的妻子﹐两只手正在撑开妻子的双腿﹐妻子溼淋淋的阴户也随之畅开。我远远地看着妻子白嫩的双乳﹐大腿内侧那丛浓密的阴毛和稍稍浮凸的耻丘﹐龙哥淫秽地说﹕「呵…呵…贱男人﹐我要干你老婆喽﹗」。看着龙哥对着妻子的身体压了下去﹐妻子那白嫩丰满的乳房软绵绵地被龙哥压着﹐双乳被重压下变扁变宽﹐龙哥的右手伸在妻子的两腿间﹐想像得到正握着那硬梆梆的阴茎在蒐寻我妻子的阴脣口。龙哥『嗯﹗』的一吼﹐粗旷的猛腰用力的一沈﹐我似乎明了他插进去了。也就在这同时﹐妻子抬起了头高声尖叫「噢……」一声﹐然后亮丽长髮垂落在床上飘逸﹐躺在床上喘息呻吟着﹐一边看着自己的妻子在别人的抽送下提臀挺腰﹐内心不禁醋意大发﹐我的心中这时真是醋劲与性冲动相交织。妻子腰间的扭动在加快﹐还不断的挺起臀部以迎接齐强的阴茎抽送﹐开始享受这份期望已久的性爱。

俩人的嘴脣也吻在一块亲得十分投入﹐龙哥的腰部正用力的抽动着﹐下体的那根老二肯定正一进一出的在妻子的阴道中穿插。而妻子那细小的蛮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摆着﹐丰腴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着男人的抽送。
「喔……再给我……快…用力…龙哥……噢……啊…喔…」俩人的嘴才刚分开﹐妻子的淫语就随之而出﹐「啊喔……舒……服……快………喔…喔…用力……快……」
龙哥将妻子翻了身来﹐从背后干起妻子﹗

龙哥感受到自己的老二有被逐渐勒紧的感觉﹐表情满足的嚷嚷讚美声不断︰「唔……真紧…小美人﹐妳的阴脣夹紧着我老二…嗯…哦…爽…」
像极一只发情的母狗一样﹐双手伸直趴在床上﹐那个健壮的龙哥正从后面抓着妻子的腰部大干特干﹐不时还听到床架『吱吱嘎嘎…』地激烈摇动的做爱声﹐龙哥老二深深的箍在她的蜜穴内﹐阴道变的又绵蜜又富有弹性﹐蜜肉层层交叠吸附着龙哥的老二﹐妻子只觉得欲仙欲死﹐脑中已是一片空白﹐闭眼享受阴道剧烈收缩﹐以往不论怎么样都没有过这种感觉﹐早就一直痲痺着被动接受着高潮﹐心脏快要不能承受着刺激不停袭来。龙哥一边干﹐一边用一只手抚摸妻子耻丘上的阴毛﹐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揉捏妻子白嫩绵软的大奶子。

龙哥大声吼着说﹕「小美人﹐嗯…啊…嗯…妳家老公…嗯…啊…嗯…看着妳被我干哟﹗」
当下﹐妻子一听到嘴里发出嘹亮一长声的呻吟「喔……喔…」﹐内心羞愧到了极点﹐脸上浮出羞赧的表情﹐两眼无神似乎很享受期中的说﹕「喔……喔…老…公…啊…啊……不要…看…啊…啊…」
妻子听到『老公』两字﹐加倍她淫蕩的举止﹐亢奋地主动往后顶去迎合龙哥的老二﹐下体不断的摇摆发出只有在高潮时才会有的尖叫声﹐「啊啊啊啊…不行了…要洩了…不行了…要去…高潮……高潮…啊……喔……喔…」接着妻子发出一声尖叫﹐下意识的双腿一夹不停的颤抖﹐身体不断抽蓄痉挛﹐然后无力的趴在床上喘气着﹐「哼…喔…洩了…哼…哼…洩了…喔…喔…」妻子洩了淫水大量涌出﹐随着阳具的进出﹐这时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老婆的淫穴喷出来﹐淫水四面溅射溢流到大腿渍溼整遍床单。

龙哥肉茎持续的一深一浅地插入到妻子的阴户内﹐妻子已不是喘气呻吟﹐变为是在哀求哭叫声﹕「喔喔…好敏感….啊啊…不要了….喔喔…不要了」
「好爽﹗我干……我狠狠的操……妳的阴户太棒了……又热……又湿……我要把妳干阴脣……干坏掉﹗」
龙哥边说边急速的前后摆动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击着妻子两片阴脣内的阴道﹐而妻子高潮后阴户敏感﹐双手紧紧抓着床单。

「喔喔…不要….啊啊….放…喔喔…..开….啊啊…….会…会死的….啊啊…
不要….我受不了了…..不要…求….喔喔….喔喔…你…喔喔…..好敏感….啊啊…不要了…..喔喔…..哪里…会坏掉的…….喔喔……」
龙哥猛干着妻子大声吼着说﹕「蕩妇﹐妳…老公…强﹖还是…我强﹖」
妻子被干到几乎虚脱哀求喘气呻吟﹕「你….喔喔……喔喔…你…比较….强…喔喔…不要….啊啊…」
「谁比较厉害﹖」
「你……你…呜……呜…喔喔……喔喔…比较….厉害.……喔喔……喔喔…」  

龙哥继续奋力抽送几百下﹐房间内迴荡着『啪啪啪啪啪…』的声响﹐正是龙哥猛烈地撞击妻子白晢挺高的翘臀﹐发出两人肌肤踫触间努力发洩淫慾的声音﹐越来越加快抽插的速度大喊﹕「嗯……嗯……我……我快射了……射了……喔喔﹗」
妻子哀求着拼命摇头说﹕「喔喔…不要…射进……去….啊啊….求…喔喔….你….啊啊……不要….…..不要…….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龙哥说完低吼一声﹐然后就全声僵硬﹐节奏变得缓慢﹐腰部用力一顶﹐把浓浓的精液全射进我妻子的阴脣内﹐妻子被射得全身颤抖然后头无力的垂下﹐阴道无力的收缩着﹐龙哥开始缓缓的拔起戳进老婆下体的阴茎﹐妻子堪受不住而翘高下体想减缓拔出的刺激﹐龙哥倒抽一口凉气对小成说﹕「呼…爽﹐小成该你了﹗」

妻子一付呆滞张着樱脣喘嘘嘘的模样﹐窈窕的肉体瘫软地躺在床上﹐全身一丝不挂展露完美无遐的白净玉体﹐淫穴一张一收流涎出浓厚的精液﹐因药效持续在作用﹐妻子有气无力的在床上娇喘着说﹕「再给我…再给我…我还要…快点再干我…」
小成看着妻子肉体瘫软地躺在床上﹐低头伸进了妻子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舔起妻子的阴蒂﹐妻子不自觉地「噢……噢…」的呻吟﹐纤细的小蛮腰也随之扭动了几下﹐小成不管妻子的表情反应﹐继续在她的胯间努力着黏食吸吮﹐被龙哥干得高潮的妻子表情呆滞虚脱的样貌﹐她再次感受到下半身的骚痒﹐体会到爱慾正快速的升腾﹔嘴中不时娇媚的嚷着﹕「喔喔……喔喔…给我…还要…喔喔……喔喔…还要…」

舌尖来回不停的爱抚阴蒂﹐妻子表情再次欢愉的小嘴微张﹐吐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亲眼看着我妻子和男人还在兴头上﹐本来只有我才能享受她浮凸有致的身材现在却在别人身上求取欢娱﹐妻子也已经不管是给谁轮流姦淫﹐我只怪妻子长相貌美诱人﹐惹恼男人犯罪的慾念。另一方面﹐我却也觉得刺激无比﹐妻子的媚态?妻子的叫床声使我激亢不已﹐我忍不住深吸一口气﹐静静地观看下一位男人接手﹐继续轮姦幼嫩白皙本来属于我该欢愉的肉体。

龙哥喘息的看着我微笑说﹕「你老婆﹐是我干过女人中最爽的一个。」
「恨我吗﹖不要用仇视的眼神看我﹐待会有位贵客会送一位女人过来。呵…呵…那女人我们曾经有用FM2迷姦过﹐还不错﹗等等让你先呀﹗」

我内心一阵﹗呀﹗有什么人要来﹖此时那根充血的阴茎更加亢奋﹐因为我听到龙哥说﹕『等等让我先﹗』几个字﹐我内心的道德伦理早已抛弃﹐看过老婆跟别人性交后﹐其实我已开始有着很想和别的女人做爱的冲动﹐那性慾早就积蓄在心底里蠢蠢欲动﹐那女人长得怎样呢﹖听到龙哥说﹕「还不错﹗」令我更进一步有着前所未有的性冲动﹐也许是现代婚姻一妻一夫制﹐压抑着人类也身为动物的兽慾﹐也许是道德束缚与对另一伴贞诚而隐瞒在内心不能被催化﹐也可能是为了夫妻求一个公平性﹐妳不能外遇及红杏出墙﹐我必不会一夜情及在外鬼混的心态产生﹔而这次妻子跟别人做爱﹐而且还两个人﹗那为什么我不行和龙哥所说的将要过来的女人性交呢﹖我会对不起妻子吗﹖应该不会…应该不会…内心不止地反驳良知道德论述。

过了半晌﹐妻子被小成扶住腰﹐两手撑在他的肩膀上喘息着﹔这时小成握住自己的阴茎﹐顺势起身捧起妻子丰满圆润的翘臀﹐一条粗粗不长的阳具就插入了妻子的阴脣内。小成享受性爱的滋味﹐淫笑说﹕「喔﹗好滑哦﹗真…爽﹗」
「龙哥﹐里头有你的精液真是滑﹗」
龙哥『呵…呵…』地微笑着不说话﹗
「干着别人家的妻子﹐哦…嗯…嗯…嗯…他妈的…爽…」
龙哥眼神斜角看着我说着﹕「是呀﹗又不用负责﹗也不用花钱﹗」
妻子被这句话激发起更大声「啊啊…啊啊…啊啊…」欢愉的呻吟﹐小成阴茎正在抽动吼叫答腔着﹕「嗯…嗯…嗯…是呀﹗…嗯…嗯…哦…这个…比…小爱…还爽…哦…嗯…嗯…嗯…」
龙哥『呵…呵…』地微笑再次不说话﹗

小成抱起妻子身体站立着干﹐妻子的两脚也缠住小成的腰﹐双手已挽住小成的肩膀上﹐趴在小成身上被一上一下地挨着干﹐摇晃妻子佼好的身躯。
由于妻子的身材很高﹐坚挺乳房就在小成胸腔前晃动﹐露出洁白圆润的翘臀﹐
嘴里吐着听似凄泣的「啊啊…啊啊…啊啊…」淫叫声﹐淫水还不断从股沟间溢流滴落﹐整个房间里都是妻子的发浪叫声「啊啊…啊啊….好敏感….啊啊…不要了……啊啊…」妻子赤裸裸的身体被小成抱起﹐那丰满圆润的翘臀间的两片阴脣﹐被用力干着抽插着。

小成抱着妻子一上一下摇晃﹐有些费力气的声音说﹕「蕩妇﹐妳…哦…嗯…嗯老公…有用过…哦…嗯…嗯…这招吗﹖」
妻子闭着眼叫声凄泣﹐呻吟声比之前还大声的说﹕「啊啊….好敏感….啊啊…没有……啊啊…」
「蕩妇﹐妳…哦…嗯…嗯…爽…不爽…﹖」

「啊啊啊啊…爽…爽…不行了…不行了…又要…高潮……高潮…啊……喔……」「啊啊啊…喔喔…阴脣…会坏掉的…….喔喔……会坏…啊啊啊…喔喔…」
过了几秒﹐耳际旁听见妻子贴近的「喔喔喔…」浪叫声﹐小成已把妻子移往我身旁﹐似乎小成非常知悉的男人心态﹐把妻子脸庞贴在我的胸膛上﹐让妻子整个身体伏卧在床边﹐让妻子浮凸有致的曲线表露﹐幼嫩白皙的肉体﹐又挺又丰满乳房间的深邃乳沟﹐丰腴绵软左右摇晃的白嫩双乳﹐伏卧姿势使妻子匀称修长的只腿挺高香臀﹐挺起白嫩肌肤的翘臀﹐表露丰满圆润的臀部曲线﹐小成则是紧紧环抱住挺高伏起的翘臀加速猛干﹐『啪啪啪』的响声﹐正是妻子的翘臀与小成下半身两人肌肤撞击的声音﹐细腻白皙的肌肤此时也开始流着满身香汗﹐让我不时嗅闻到妻子身上的香水味。

我看见妻子丰腴圆润的白嫩翘臀被小成手指紧紧深深地捏住﹐我真想一吐舌就舔着心目中亮眼的美女妻子﹐如今却眼睁睁看她发浪地任由小成姦淫取乐。小成奋力猛干着﹐妻子正享受发浪「…哦…嗯…嗯….喔喔….喔喔……喔喔…」淫叫着﹐此刻小成一只手扶着妻子纤细的蛮腰﹐一只手伸到前面去揉捏妻子白皙丰满的大奶子﹐小成在我面前姦淫着我的妻子﹐在我眼前肆虐妻子阴户的展现那丑陋阳具﹐
正在抽送的阴茎上沾满妻子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淫水。

妻子抽插到慾仙慾死说着﹕「喔喔…好…舒服…喔喔…给我…喔喔…给我…喔喔…」
「蕩妇﹐看看…妳老公…老二…是不是…翘着﹖哦…爽……爽…爽…」
妻子解开了我的裤子﹐脱下内裤说﹕「.喔喔….喔喔…翘着….喔喔….喔喔…」
小成得意洋洋的猛干我妻子说着﹕「我就知道…你是变态…﹐老婆…被人干…还会翘…」接着说﹕「跟老…公…说…舒不…舒服…﹖」
妻子淫乱的发浪淫叫说﹕「啊……啊……啊……啊…老…公…我好…舒服……啊……啊……啊……啊……」
「呵…呵…真的是…一个…慾求不满…的…蕩妇…」
「是不是蕩妇呀﹗」
「喔…喔…喔…是…喔…喔…喔……啊……啊……啊…是…蕩…妇…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喔喔…给我…喔喔…」

小成更加速猛干我的妻子﹐不时传来『啪啪啪』的撞击妻子肌肤的声音﹐小成抬起头来「啊啊…啊啊…要了…啊啊…啊啊…啊啊…要了…」的大声吼叫。

妻子大声地尖叫「啊……啊……啊……啊…」﹐小成下半身强烈的抽动﹐然后将阴茎猛力一顶撞击两片阴脣间的阴道内后﹐整个人僵着停止了动作躺伏在妻子的背后﹐妻子瘫软地趴伏在我的身上﹐秀髮乱紊不堪在我胸脯。我倾听到妻子娇柔的喘气声﹐一付呆滞张开着嘴脣﹐似乎感受着刚刚性爱的感觉。

此时﹐小成将紧密结合在两片阴脣间的阳具拔出﹐阴户口随后伴着淫水滴流出一堆白色的精液﹐我明白他射精了﹗小成的龟头口也稍流出一点浓白的精液﹐呼了一口气喘息地坐在方才做过爱淩乱不堪的床舖。
龙哥对小成说﹕「先喘口气﹐等会贵客上门还有更好玩的。」
小成高兴道﹕「哇﹗还有更好玩的…YA﹗」
龙哥扶起我妻子到方才做过爱淩乱不堪的床舖﹐这时小成满足的抚摸妻子的脸颊﹐此刻妻子瘫软不动喘气着躺卧着。龙哥再次走近我身旁﹐拉开塞在嘴里的毛巾﹐我怒喝了一声「我会报警﹗」龙哥凶狠的恐吓着回话﹕「你淫蕩老婆的性交画面﹐全在床头柜的摄影机内﹐你报警我就在网路上公布﹐嘿嘿﹗看你狠还是我狠﹖」

龙哥恐吓着奸笑说﹕「你试试看呀﹗你看我会不会把你俩夫妻监禁一辈子﹐每天操你老婆三次﹐呵…呵…再叫一堆小弟玩…你老婆﹗要不要试试呢﹖」
我一付不知所措的慌乱﹐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说﹕「不要﹗好…好…你不要这样﹗」

龙哥这时露起奸笑说﹕「你听话点﹐等一下送一个女人给你玩。」接着看着手錶嚷嚷着说﹕「也差不多要来了。」
过了一阵子﹐房门外远远地传来脚步声﹐远方依稀传来谈话的声音﹔脚步声渐渐地走近﹐我这时确定的是一男一女谈天及嬉闹声﹐『呃﹗龙哥所谓的贵客及送我玩的女人过来了﹗』此刻﹐我又莫名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内心又莫名的兴沖沖期待着﹐那阴茎又莫名冲动的勃起翘高充血着。脚步声及谈笑声越来越近﹐我仔细聆听﹐剎那间﹐惊觉起那熟悉的一男一女的音调﹐内心嚷嚷着﹕『咦﹗这不是小刘和芝莉的声音吗﹖』继续想着﹕『对了﹗芝莉是大夜班﹐从新医院回来换班的﹐救星来了﹗可以叫小刘立刻制服两人﹐并马上报警﹔有救了﹗』

过了半晌﹐小刘和芝莉走到房门口﹔芝莉当下『呀﹗』的一声﹐整个人吓呆着伫立在门口﹐她瞧见二男一女全裸着在房间内﹐而望见我绑在床舖上﹔她看到地板上一件件脱去的衣物﹐芝莉眼尖看到白色的护士服﹐刚从护理站走来都不见怡静的身影﹐她可以确认的是怡静被强姦了﹗

这时小刘把芝莉推进房间内﹐我抬头看到了他们俩人﹐我立刻对着小刘大声的喊着﹕「小刘﹗快去报警﹗快﹗」
小刘眼神正看着瘫软躺卧在床上全裸的妻子﹐大声的喝斥着说﹕「你们﹗这两个禽兽不如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