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9/10]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9/10]


总算吃完后,被麻美子狠狠打了一顿。因为在碗里还剩下菜汁。她命令说『狗要吃光,舔得像磨过一样的乾净才行。』伸彦照她的话做,可是他的脸和嘴已经髒兮兮的。

麻美子用自己的舌头,把伸彦的嘴舔乾净,使得伸彦又狂喜,然后在已经勃起的肉棒上,轻轻地摸一下。

就在这样的情形下,伸彦坐或像狗一样卧,长时间忍受着痛苦。麻美子根本没有看伸彦一眼,甚至于好像根本忘记有他在这里,麻美子躺在沙发上,专心地看书。

只是去尿尿时,轻轻摸一下伸彦的头,就没有做其他任何事。大概这样三小时以上吧。伸彦栓在那里,完全做狗。痛苦的心都要爆炸,也几次地像狗一样对着麻美子汪汪叫。但每一次,都骂他吵死了。

终于,从等待中解放出来,伸彦也得到奖品,那是他可以用手在麻美子的手指甲和脚趾甲上涂冠丹。

虽然很慎重地用很多时间工作,但在伸彦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更何况面对麻美子只穿内衣的身体,很快就失败,然后就狠狠地挨骂。

在这一段时间里,伸彦的阴茎就像叫春期的动物一样,始终是勃起的。

在雪白的手指涂上红色冠丹的麻美子,美得几乎难以相信的程度。

伸彦完成这个工作后,麻美子又命令他继续做狗。这一次是要他用嘴脱下她的内衣,又命令他要用舌头使她高兴。

这个工作也是非常艰苦,经过这一次伸彦完全知道,仅用嘴脱下内裤不是容易的事。

看到变成赤裸的麻美子,伸彦用很长时间吸吮乳房,慢慢引导麻美子进入欢乐的世界里。

当伸彦的脸靠近她完全湿的下体时,麻美子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蠕动身体,要求伸彦用舌头。

「伸进舌头去!把舌头更伸长……要伸到里要去!」

麻美子抓住伸彦的头髮,不停地这样喊叫。

伸彦已经完全变成麻美子的工具。同时,伸彦也是完全变成麻美子的手淫工具,而他对自己这样,也感到莫大的欢乐。这时候,舌头已经用的快不能了,完全麻痺了,可是伸彦还是忍耐。

麻美子不断地从嘴里吐出淫蕩的话,几次爬到最高峰。这样在几十分钟后,麻美子发觉伸彦的肉棒还是那样可怜的勃起状时,就採用教狗站起来的方法,命令伸彦学狗那样站立。

从趴在地上站起来,露出肚子和挺直的肉棒时,麻美子好像逗弄狗一样地,嘴里唸唸有词,用手揉搓伸彦僵硬的肉棒。

用左手刺激睪丸,用右手抚摸龟头。这时候伸彦的脸上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随着一声狗叫,伸彦射精了,麻美子用手接住他的精液。

在下一个星期天,又发生了几乎使伸彦吓破胆的事。补习完之后,穈美子突然命令伸彦进入她的卧室。

麻美子让伸彦坐在化妆檯前,开始亲手为伸彦化妆。

对这种事,伸彦想要反抗,但还是服从了。

涂上底粉,又涂上深红色的口红,用很长的时间画眼线,伸彦的模样完全变了。

伸彦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你内心里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

这种奇妙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呢?伸彦感到困惑。不得不认为在镜子里有另外一个人,镜子里的自己还是相当不错的美少女。

伸彦本来就有很漂亮的面孔。眉毛并不是很浓,身上的汗毛也不多,不过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变成这样漂亮的样子。

「真得很美,你真得像女孩一样,老师好像要喜欢你了。」

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是一个很适合留短髮的女孩时,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穿得衣服很奇怪,真是奇妙的感觉。

变成可爱美少女的伸彦,又听到麻美子命令也要脱下衣服。

麻美子从衣柜里拿出所有的内衣类,陈列在床上,看着伸彦。

麻美子看过只有脸是女孩,胸部和下体还是少女的伸彦,享受着奇妙的颠倒感的乐趣。

伸彦的肉棒并没有勃起,形成不分少女或少年的样子,伸彦自己也感到困惑。

麻美子拿近乳罩,戴在伸彦的胸上。根本没有戴乳罩的真正意义,不过想到那是麻美子老师自己的东西时,伸彦就会感到莫大的兴奋。

麻美子又把束腰套在伸彦的腰上,猛然地缩紧,以便使他看来更像女人,由于过份的痛苦,伸彦提出抗议,但当然不会被麻美子接受。

其次穿的不是裤袜,而是有缝线的长统丝袜,用束腰的钩扣住。

伸彦的股间已经勃起成丑陋的样子,在女装的身体不均衡的可笑,又渗透出奇妙的性感。

「这是什么呀?」

麻美子用手指弹一下在内裤里勃起的丑陋阴茎,继续折磨伸彦。

「你是女孩儿, 为什么有这东西?…… 有阴茎真是太奇怪了,切掉好不子?」

看到伸彦急忙退回屁股,扭扭捏捏的样子确实感到好笑。

麻美子把裤袜捆起来,塞在伸彦的乳罩里,就像成假的乳房。

这时候伸彦对自己变成女孩已经开始感到可怕。觉得这是非常奇妙的感动,但又奇怪地觉得很舒适。

虽然想到男扮女装是多么愚蠢,是属于变态的,但在少年的心里就是没有产生否定的力量。

麻美子在他乳罩上面穿一件花边衬衫,又在伸彦的耳朵上戴一对耳环。红色的耳环能把少年完全改变成少女。

这是一种完全的颠倒,虽然已经化身成女人,但伸彦仍旧为肉棒的膨胀苦恼。

麻美子一面说『真是坏孩子』,但又好像很疼爱似地用脸和他的脸磨擦,也把他的肉棒含在嘴里。

这是多么甜美的快乐,就当伸彦陶醉地想闭上眼睛时,麻美子停止含弄他的肉棒,强迫伸彦穿上她经常穿的肉裤和蓬蓬裙。

这样一样,伸彦完全变成女人,别人看到绝对不会想到是男孩。虽然他在内裤下仍旧是肉棒坚硬而痛苦……。

「现在,我们出去吧。」

伸彦觉得等于是把他推进地狱里一样。

麻美子的高跟鞋确实很小,但也强迫他穿上,把伸彦带出去。

坐在保时捷的助手席上,伸彦几乎是魂不守舍,难以相信的是麻美子显得更高兴,立刻开保时捷上马路。

两个人手招手地在拥挤的百货的公司里徘徊。

伸彦很担心别人会注意到他。可是发觉人们都很自然地把他看成是女孩时,一股难以相信的开放感,使他产生莫大的兴奋。

没有一个人发觉…… 自己变成真正的女孩…… 几乎想这样大吼。而麻美子好像早已看穿伸彦会产生这样兴奋的情绪,就在人群中开始向他做残忍的恶作剧。

麻美子在电扶梯上突然撩起裙子。

伸彦发出小小的尖叫声,当然那种少年的声音被周围的人听到。

在咖啡屋喝咖啡时,伸彦也已经被麻美子的恶作剧弄得无精打采。

两个人回到公寓时,伸彦就穿着那样的衣服,和麻美子反覆做极为淫蕩的行为,二、三次把精液射在麻美子的嘴里。

麻美子的丈夫庆一郎在三天后出院,回到家里。 

想到已经不可能在麻美子在公寓里玩性游戏时,伸彦觉得自己掉入绝望的深渊里。

今后会怎么样呢?……老师不会想要我结束这样的关係吧?……

强烈的不安盘旋在伸彦的心里。

然后不久就确实发觉这样的不安全实现,将要形成最坏的情况。

出院后的庆一郎是睡在卧室边的日式房间里,仍旧戴着石膏,走路需要拐扙,差不多半天还要躺在床上。

伸彦第一次见到麻美子的丈夫,然后感到很大的失望。

这样的男人是老师的先生吗?脸色难看,也没有英俊的面貌,是到处可以看到的中年人而已。

麻美子没有提出结束晚间的补习,是唯一能使伸彦高兴的事。可是另外的课业,也就是两个人的秘密行为却中断了。

过去的事情好像是一场梦的,以毫不在乎的表情继续上课的麻美子,使伸彦觉得很奇怪。

就是在给伸彦补习时,麻美子也能妥善地照顾丈夫,每一次都使伸彦的心里充满嫉妒感。为躺在床上的病入换床单,服侍病人吃饭,倒茶,还扶着他去厕所……麻美子在伸彦面前表演一个善尽责任的妻子角色。

伸彦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这样强烈的嫉妒心,麻美子对丈夫露出来的表情,是麻美子从来没有给伸彦看过的表情,所以伸彦常常会产生强烈的憎恨,对庆一郎,当然也对麻美子。

伸彦第一次嚐受到情人被抢走的滋味,同时也切身地了解到三角关係的痛苦。

伸彦已经没有办法专心做功课。学校的课业也开始偷懒,就是连麻美子的英文课,有时也会翘课。

可是唯有夜间的补习从来没有缺过,一定会来到麻美子的公寓。

已经是补习时间,如果麻美子还和庆一郎一起吃饭,伸彦就无法掩饰自己不满的情绪,麻美子当然了解伸彦的心情,可是丈夫在家时不再想做以前那样的游戏。

就在这样情形下,有一个夜晚,伸彦在补习告一段落时,拿出最大的勇气摸麻美子的腿。

麻美子穿裤袜的腿被伸彦摸到时,剎那间好像惊慌地颤抖一下,但对他的行为没有理会。

伸彦没有因此就罢休,再一次伸手从裙子上摸麻美子的大腿。顾虑到在隔壁房间睡觉的丈夫,麻美子不吭不响地甩开伸彦的手。

「老师……我……」

「不要开玩笑!这是上课中!」

对麻美子冷漠的话,伸彦产生反感,然后变成悲哀,在伸彦的心里逐渐开始产生强烈的恨意,而且愈来愈扩大。

麻美子想继续讲解功课,可是伸彦根本没有那种意思了。很显然地,因为强烈的性慾使他忘记一切。少年疯狂般的兇暴开始出现,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阻止。

突然开始脱上衣,麻美子看到伸彦的这种样子,感到惊讶,可是看到他继续脱裤子和内裤时,从内心产生恐惧感。

「你这是干什么?……不要这样……你想做什么?」

伸彦赤裸地站在麻美子面前,他的肉棒直挺挺地对着麻美子的脸,麻美子下意识地向丈夫睡觉的房间看过去。然后确定房门是关好的。

现在吵起来,一定会被丈夫发觉,所以麻美子想安抚伸彦。

「不要胡闹,快一点把衣服穿好……我会生气的!」

可是伸彦站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看到伸彦这样反抗还是第一次。这个男孩表现出过去从没有显示过的男性。原以为他是少年,但实际上他也是男人,麻美子的情绪开始混乱。

对突然不听命令的忠太,麻美子确实感到困惑,几乎来不及想该说什么话,或採取什么方法。

麻美子简直不敢想像。可是又不能不下一个结论,而安抚伸彦的方法也只有一个。

这时候麻美子镇静下来,以冷静的眼光看着赤裸的伸彦。坚硬挺立的肉棒,那是麻美子多次含在嘴里玩弄的东西,现在挺立在她的眼前。

麻美子压低声音慢慢说。

「你真是叫人头痛的孩子,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任性了?…… 我知道,你是在嫉妒。」

被指出心里的癥结,赤裸的伸彦冲向麻美子,抱住伸彦,麻美子在他的耳边轻轻说。

「我知道了……所以要安静一点,因为很久没有弄,你的慾望无法排洩……是老师不好,但是你不能乱动。」

抚摸着伸彦直挺的肉棒,麻美子几乎像用催眠术般地让少年安静下来。

丈夫也许是睡着了,听不到一点声音,可是这样友而使麻美子感到不安,也有一点预感,也许会发生麻烦的事,可是看到伸彦可爱的面孔时,麻美子心里的理性慢慢消失。心里头明知这是不对的,但看到伸彦那种哀求的表情,她不得不软化。

「我要舔老师的……。」

因为这样已经成为习惯,伸彦伸手进入裙内,想把裤袜和内裤一起脱掉。

麻美子抓住伸彦的手想阻止,可是意外地那种力量很大,她已经无法阻止。如果是在以前,她会大骂伸彦,可是现在不能那样做。只好以认命的心情,任由伸彦把内裤完全脱去。

那个令她怀念的舌头,从裙子内滑进来。那个舌头在麻美子的秘处比过去更强烈的刺激。虽然不想发出声音,拼命地咬住牙,但无论如何还是会发生一些声音。

麻美子感到慌张,然后想摆脱这样的欢乐,但她这样的动作更增加了快感。

「啊……噢……」

好像偷哭的喘气声听在伸彦的耳里,他就用一切知道的技巧攻击麻美子的秘处。

裙子里是黑暗的,可是伸彦能看清楚一切,因为麻美子阴唇的构造,就是闭上眼睛也能画出来,早已在脑海里形成鲜明的一幅图案。

首先将舌头捲起像一个圆筒,拨开小阴唇伸到里面去,然后来回进进出出的进行。有时候也会吸吮阴核,或轻轻地咬。用嘴唇夹住小阴唇轻轻拉,这样一来麻美子的性慾就会高昂,这些都是伸彦所熟知的。

他绝对不会把手指插入肛门里,因为过去狠狠地被麻美子骂过,可是她喜欢在那四週轻轻抚摸。

对麻美子来说,也好久没有这样的行为了。不知何时,这个孩子的技术这样进步了……。也许知道过去的情况不同,还是麻美子自己形成更敏感的状态……。总之麻美子对自己这样情慾高昂的状态感到怨恨。

从裙子上抚摸伸彦的头,憋住声音皱起眉头,麻美子在欢乐的世界里飘摇。

啊, 就是那里!在那里用力地舔吧…… 麻美子这样在心里叫着,自己的手自然地放在乳房上开始揉搓。

伸彦这时候逗弄老师,他想把止在使阴部湿淋淋的麻美子更急躁。

他突然停止行为,把头从裙子里退出来,看麻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