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2/10]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2/10]


好像非常自然而应当的,良江把伸彦的性器含在嘴里。

「啊……妈妈。」

突然产生的快感伸彦不由己的叫出来。

「你可以射出来,弄髒妈妈的手巴没有关係。」

好像这句话就是信号一样,伸彦轻轻哼一声,就猛烈喷射出大量精液。甚至还有喷射二公尺的地方,有一些还沾在良江的头髮上。

看到儿子放射出如此大量精液,使良江感到惊讶。

在她不知不觉中,孩子已经变成大男人了。精液射在手掌上,良江不早得不自言自语说「好烫!」

伸彦和母亲发生肉体关係,在时间上不过一个星期。

一个深夜,良江没有敲门就进入伸彦的房间,伸彦正在玩电视游乐器。

「以为你在用功,原来在玩,这样会伤害你的眼睛。」

伸彦想说妳出去,但没有说反而闭上嘴,为心里产生妈妈还会给他做那种事的甜美期望和不安。

在造成尴尬的沈默前,良江已经站在先子的身后。

「从那次以后怎么样!……自己没有做坏事吧。如果感到难过,随时告诉妈妈,不然你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用功了。」

伸彦感到妈妈的乳房压在自己的后背,心情开始不安。香水的香味,洗髮精的味道……母亲身体的感觉……使伸彦多少产生性慾。

「又想射出来吗?是不是因为积存太多无法集中精神用功?要妈妈帮忙吗?」

伸彦后背对着妈妈没有回答。

良江默默地熄灭房间里的日光灯,就在仅剩下昏暗的檯灯光的房间里,温柔地拥抱儿子的头。

「伸彦,你什么话也不必说,只要照妈妈的话做就行了,现在到床上来吧。」

良江一面说一面脱伸彦的睡衣,感觉出他的性器在内裤中硬绑绑的很痛苦的样子。

发现母亲又热又软的舌头突然碰到坚硬土肉棒的前端,伸彦闭上眼睛。发出啾啾的声音,整个龟头吞入嘴里时,从伸彦的后背闪过无法形容的快感。

「这样弄觉得舒服吗?」

伸彦没有回答,更把自己的脸紧紧压在母亲的胸上。良江大胆地撩起睡衣,把丰满乳房给了儿子。

「伸彦,你可以射出来。」

良江这样悄悄对正在吸吮乳房土儿子说,同时加揉搓阴茎的速度。伸彦好像撒娇似地含着乳头摇头,良江又在他的耳边悄悄说。

「你也可以射在妈妈里面。」

良江好像电影的慢动作缓慢起后。再度以性感的动作吮一下伸彦的性器,就骑在他的身上。

用手扶正直立的阴茎,良江身体突然下沈。

「啊!……伸彦!」

伸彦听到母亲喜悦的声音,可是没有想到这种行为是否犯罪。他确实感到比舌头或手更快乐的感觉。

「快,快……射出来吧。」良江用力扭动身体,想使伸彦快一点射精。伸彦在这种情形下很快就达到高潮,发出野兽般的叫声的同时射精了。把大量的精液射在母亲的身体里……。

麻美了所以要来伸彦的家,是因为伸彦已经二天没有来学校了。

坐在 「我……想拜託老师一件事。」

「什么事呢?」

「是……能不能请老师担任他的家庭教师。」

「要找家庭教师,会有很多人的。」

「我不能让伸彦的成绩低落。父亲不在时,这孩子的成绩不好,我会挨骂。」

「好吧,我答应做伸彦的家庭教师。」

「真的吗?太好了。」

「条件就是不要报酬。还有就是不能告诉别人我做伸彦的家庭教师。当然也不能让学校知道。上课是在我家里。关于他的功课一切都交给我,就是这一些。」

伸彦听到母亲说拜託麻美子老师做家庭教师时,那间感到惊讶,但很快就表示同意。

正如麻美子说从今晚开上课,就用她的保时捷载着伸彦离开尾崎家。

麻美子驾驶的时捷以很快的速度爬上坡顶。在公寓的停车场停车时。轮胎发出尖锐的磨擦声。

从停车场坐电梯来到八楼,麻美子带着伸彦进入自己的房间。麻美子从自己的手提包拿出一张纸放在伸彦的面前。

「这是明天的考试卷,特别给你看一看。」

「可以做……这种事吗?」

「没有关係,我是你的特别教练。给你三十分钟的时间做做看,我利用这个时间去做晚饭。」

三十分钟后––

麻美子用很大的餐盘装满了食物,端到伸彦面前。

「怎么样?做好了吧?没想到很简单,是吗?」

可是伸彦的答案纸上还没有写到一半。伸彦知道自己功课太差,无力地垂下了头。

「对不起……因为不会的生字不多。」

「我给你这样多的时间,原来还没有做好。我用红笔修改,你要记清楚。」

麻美子把英文唸出来,一面改正伸彦答错的部份。把单字的意思,成语的用法,必须要记住的特殊文法等反覆说给伸彦听。

伸彦的答案有三分之二以上变成红色。麻美子又拿出一张新的考卷交给伸彦。

「相同的问题。这一次不要用字典,我给你三十分钟的时间。」

伸彦拼命地解答问题。但立刻受到挫折。刚才麻美子那样详细讲解的部份。他已经完全记。对触礁的伸彦,麻美子不肯伸出援手。

经过一阵尴尬的沈默,伸彦忍不住向麻美子看。

「我不会。」

「刚才教过你的。」

「对不起……」

「道歉也不行。想一想文意。应该能理解的。」

「因为……我不聪明。」

「伸彦……」

就在伸彦转头看麻美子的剎那,脸上挨一记强烈的耳光。

脸上立刻传开火烧般的痛感,伸彦的心情有如掉在绝望的深渊里。这样粗暴的老师是家庭教师,实在是很糟……。

「下一次再敢说这种话,我绝不答应,知道吗?」

受到悲惨耻辱的少年不得不点头。

「只有这里可以查字典,然后继做下去。」

虽然头被敲过几次,但没有再挨耳光了,伸彦在艰苦奋斗的结果完成。

麻美子的红笔毫不留情地在各处出现,但和刚才那一次比较已经进步多了。

「好像有一点进步,现在休息一下吧。」

麻美子到厨房拿来两杯热咖啡,又坐到伸彦的身边。

「我问你,为什么没有来学校?」

「因为没有……预习。」

「是我的课吗?」

「嗯。」

麻美子雪白美丽的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伸彦的下颚,就把他的头扭转过去。因为事出突然,伸彦惊讶地睁大眼睛。

「你不该说嗯,应该回答是。你是学生,我是老师,明白吗?」

「是,是。」

伸彦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要爆炸。

麻美子老师为什么会对我这样兇呢……?

「你过去从来没有做预习也来上课。这一次是为什么?」

他没有办法说出不敢看到老师。和母亲的关係,还有在上课时被麻美子老师发现色情画挨耳光,在心里形成强烈的强迫观念,感到很痛苦……。可是这种理由他实在无法说出来。

「你的画画的很好。」

果然要开始了…… 伸彦在心里想。 她是在说,我把她的裙子画很短的那件事。

「我并没有生气。」

「……」

「常画那种画吗?淫色的女人的画。」

「不,我没有常画。」

「哦。在你的眼睛里看我是那种样子吗?裙子是迷你裙,乳房是那样大,又穿后跟很高的高跟鞋……简直像春宫画里的女人。」

伸彦无词以对。从坐在身边的麻美子的旗袍裙大胆地露出膝盖。伸彦为假装视而不见,费很大力气。

老师竟然在我身边,而且在这样夜晚的时间……。

「伸彦。」

「是。」

「我有一件事希望你能答应。」

「是……」

「不要用淫秽的眼光看我。」

「……」

就好像看穿他心里的事,使伸彦感到很难过。

「还有,我单独教你功课的事不要告诉别人。」

「是,我不会的。」

「哟!」

麻美子轻声叫一声,看伸彦的胸口。

「什么?……有什么?」

麻美子雪白的手指伸向伸彦衬衫的白色钮扣。

「这个钮扣快要掉了。你等一等,我给你缝好。」

以轻巧的身段,麻美子去卧房拿来针线盒,面对面地坐下,要用小剪刀剪断钮扣上的线,又拿起针穿上线,开始缝钮扣。

「实际上脱下上衣比较比缝,但就这样算了,但你不要动。」

啊!老师竟然为我缝钮扣,而且老师就在我的身边。这是不敢相信的事实,能在这样近的地方看到老师美丽的脸……。微微闻到妮好莉奇的芳香……。

麻美子的纤细手指伸到上衣里面,直接碰到伸彦的胸脯。老师的手指好像魔术一样地让针在钮扣的洞里来来回回穿梭。

想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会被老师听到,伸彦就更紧张使自己的身体僵硬。

「妈妈会给你缝钮扣吗?」

「不,钮扣掉了,就把衬衫丢掉。」

「真是太浪费了。」

「因为有很多。」

「那么,这件上衣就不见丢了吧。」

麻美子侧坐的大腿紧紧在伸彦的大腿上。伸彦裤子里的东西已经硬硬地勃起,怕被麻美子发现,紧张得不得了。一方面希望麻美子赶快把钮扣缝好,一方面又希望能永远这样做下去……这样複杂的想法,快要使伸彦的心爆裂。

老师会知道吗?我现在的阴茎已经这样勃起。只是被老师轻轻碰到就会变成这种难为情的样子。如果老师能摸到我的那个东西,不知该有多么舒适……?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股强烈的疼痛使伸彦从梦中掉入地狱里。

「哇!痛……!」

是麻美子手里的针刺到伸彦的胸脯。

「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很痛吧?对不起……」

麻美子由衷地向伸彦道歉。

「不要紧……。」

伸彦忍受着疼痛说。

这时候几乎已经缝好钮扣。麻美子的脸突然向伸彦的胸脯靠过来,用牙閰咬断线。

「对不起。」

麻美子用手指轻轻揉着用针刺到的部份,又做出检查的动作。

「啊……流血了!」

针尖刺到的部份冒出一滴血。麻美子毫不犹豫地把嘴靠过去吸吮那一滴血。吸吮时发出啾的声音,然后用柔软的舌尖像爱抚似地轻轻舔。

如果老师每次都这样做,用针刺多少刺也没有关係。麻美子就这样把嘴靠在少年的胸上,一直爱抚到不出血为止,就好像猫在舔自己身上的毛一样。

伸彦有始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麻美子的嘴唇。还有舌头的美妙触感,火热的呼吸,头髮碰到身上痒痒的感觉,伸彦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忘记。